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法制播报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热点追踪 | 深度报道 | 维权调查 | 司法腐败 | 法制播报 | 政经视点 | 大众视点 | 农资打假 | 天下奇观 | 网友之声 | 舆论大家谈 | 论文随笔 | 
本类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安徽阜阳:是故意杀人 还是正当防卫?
作者:李新德  来源:中国舆论监督网  发布时间:2013-05-07 22:42:47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检察机关以故意杀人罪起诉 嫌疑人夏永芝,而辩护律师坚决主张夏永芝是“正当防卫”,控辩双方认识截然相反,观点有天壤之别,这不能不引起人们诸多的猜测……

    2000年2月14日农历正月初十,安徽省太和县双浮镇双西村夏庄因民事纠纷发生一起刑事案件,结果一死一伤。事后,嫌疑人夏永芝逃离现场。

    2011年10月8日,夏永芝向太和县公安局投案自首。

    2011年10月17日,太和县公安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移送太和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2年1月20日,太和县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转至阜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2年5月15日,阜阳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公诉至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2年6月26日,阜阳市中院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

    2012年7月24日,阜阳市中院判处夏永芝死刑。夏永芝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因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此案发回阜阳市中院重审。

    2013年4月24日,阜阳市中院在太和县法院开庭重审此案,记者参加了旁听。

    为民办事 招来横祸 

      2013年4月22日,记者在阜阳见到了嫌疑人夏永芝的叔叔夏广华。夏广华告诉记者:自己任夏庄自然村村长期间,带领大家集资修路、安路灯、装电话、装有线电视、整改线路等等,做了一些有利于村民的实事,也因此触及了行政村会计夏成中的利益,夏成中以领导自,想坐享其成,集资款一分不出,作为村长夏广华提出反对意见,令其大为不快,但夏广华没有想到夏成中对此耿耿于怀,意图报复。

    2000年2月14日14时许,太和县双浮镇双西村夏庄村民夏广伟(夏成中三子)从其二哥夏广峰家喝酒后,边走边骂到夏广华家门口,双方发生冲突,夏广伟用砖头砸中了夏广华,后被人拉开。夏广华随即打电话让张贵贤、李彩峰、王会见几个村干部出面调解此事。

    16时许,张贵贤等三人调解好后,夏永芝与夏广华送他们,途径庄中的十字路口,张贵贤三人因不放心再次前往夏成中家安排调解此事,夏永芝等人在夏永廷屋旁正欲返家,夏玉杰(夏成中四子,后改名夏春秋)朝夏广华走来,夏玉敏(夏成中四女)、张侠(夏玉杰妻子)紧随其后。夏玉杰与夏广华互相拉扯并发生言语冲突,夏玉杰突然从腰中掏出一把刀朝夏广华的头上砍,夏永芝见势不妙来不及多想,赶忙上前夺刀制止夏玉杰行凶。夏永芝将刀夺掉后,担心他们再次行凶,几个人跟他要刀,他都死活不给。没想到夏玉杰又从别处拿出一把刀,继续向夏广华砍去。夏永芝看到此景,便急忙跑过去,就在夏玉杰举刀继续砍夏广华时,夏永芝用夺来的刀扎向夏玉杰举刀的胳膊致夏玉杰右肩受伤(后经法医鉴定为重伤)。

    这时,张侠便急忙跑回家告诉正在与张贵贤等人说话的夏成中。夏成中听说儿子被扎倒,便迅速拿起铁锨从家里快速跑到现场,追撵夏永芝,夏永芝拿着刀东躲西跑,跑到河边无路时返身回跑,夏成中顺势举铁锨拍下去,扑了空,夏永芝躲避中被绊倒,随后夏成中扔掉铁锨扑在夏永芝的身上,并搦(方言:使手用力聚合卡紧、握紧、抓紧之意)其脖子,闻讯赶来的夏成中的二儿媳妇压住其下身,并搦其裆部,旁边还有人用砖头瓦块砸其头部,夏永芝试图摆脱,单手去掰夏成中手臂,另一只手拿刀反向捶打其胸部,来回几次都不奏效,夏永芝奋力反抗,夏成中越搦越紧,情急之下,求生的本能使夏永芝用刀扎向夏成中,趁其松手后脱离现场(后经法医鉴定夏成中系心脏破裂失血休克死亡)。

    夏广华告诉记者:如果不是夏永芝舍生相救,我早就被他们杀死了,今天也不可能站在这里,那结局肯定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站在审判席上接受审判的也肯定不是我们这一方。

    法院:判处死刑 备受争议

    一审法官认为:被告人夏永芝因其叔叔夏广华与他人发生争执,厮打时,不计后果,先持刀扎向被害人夏玉杰“背部”,在夏玉杰之父夏成中闻讯赶到现场对其追撵,其倒地后,夏成中压在其身上时,其又持刀扎向夏成中,造成夏成中死亡、夏玉杰重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犯故意杀人罪应依法严惩。阜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其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指控罪名成立。认定夏永芝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律师在接到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阜刑初字第0012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时,认为对基本事实的认定没有太大争议,但关键在定性上,一审法官在描述案情过程中忽视具体情节,在事实认定上忽略关键事实,阉割使用证据,这使判断结果大相径庭。夏广华说:“起因是夏广伟先带一帮人过来滋事,我为息事宁人,立即打电话让村干部张贵贤等三人前来调解平息此事,但他们仍不肯罢休;夏玉杰又带一帮人拿刀来砍我,夏永芝见情形危急才出手相救,夺刀后并非马上扎向夏玉杰,而是看到夏玉杰不肯罢休,又从其二哥手中接过一把刀继续向我行凶,夏永芝是不得已才出刀制止,向夏玉杰正在扬刀砍我的那只胳膊扎去,意欲使其放下凶器,不再伤害我。从法医鉴定书上可以看到夏玉杰实际刀伤在右肩部而不是一审法官认定的“背部”,然而夏玉杰在一审开庭时当庭提供的其在案发时所穿的皮夹克,其被刀扎穿的破损处是在背部,衣服其它地方完好无损。为什么夏玉杰实际刀伤处与其衣服破洞极不吻合呢?这就是夏玉杰所提供的一件自己会说话的物证!这件物证就说出了当时所发生的实际情况,证明夏永芝用刀扎向夏玉杰时,夏玉杰正在连续用力扬刀砍我,在猛烈牵力的作用下,才使其皮夹克向上向前移动,致使其实际刀伤与其衣服破洞完全吻合。要说故意杀人,那夏玉杰才是真正的故意杀人凶手!再者,夏成中追撵夏永芝时,夏永芝也并没有与其正面冲突,仅仅是躲避,在被追撵的过程中绊倒在地,夏成中扑压其身上双手搦其脖子,下面还有人搦其裆部,另外有人用砖头瓦块砸其头部,当时夏永芝的生命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关头。从法医鉴定上看,夏成中的胸部左侧第四根肋骨骨折,体表并没有明显伤痕,就可以想象当时夏永芝在垂死挣扎中求生欲望多么强烈,用刀扎向夏成中纯属无奈,并非想致其死亡,当夏永芝脱离后也没有继续对其施加侵害,更没有对其他人进行侵害,怎能说他是故意杀人呢?”

    夏广华告诉记者:“因为不懂法,当年夏永芝认为出了人命就得偿命,于是在外东躲西藏生活了十来年。2011年9月,他在新闻上看到《关于敦促在逃犯罪人员投案自首的通告》:在逃人员在规定期限内投案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于是夏永芝主动到公安机关自首,没想到等待他的却是‘死刑’立即执行的判决。”

    庭审:“侦查实验”、模拟现场”

    庭审中死者的两个儿子未经法庭允许突然冲到法庭的中央,躺倒在地,这猝不及防的行为使整个法庭气氛陡然紧张起来,旁听席上的听众纷纷站起,连记者都以为他们要向被告采取过激行动,而接下来的却是自编自导自演的“侦查实验”,他们不断的用手和身体“还原”夏永芝在两次“行凶”过程中的具体位置和如何用刀刺扎,试图证明夏永芝被夏成中压在身上时不可能刺中夏成中后背。

    令人费解的是,“侦查实验”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应该经公安机关的负责人批准,方可进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在法庭上展示的这一“侦查实验”直到结束,并没有见到法庭出面制止。

    庭审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还向法庭提供事发当时夏玉杰以及其父生前保存下来的衣服,并当庭“展示”衣服上的穿洞,另外还向法庭提供了夏玉杰和死者身上被扎后的伤口照片。

    辩方:证据无效 系正当防卫

    夏永芝的辩护律师当场向法庭提出异议,法庭上出现的“侦查实验”不具备合法性,也不具备侦查实验应有的专业性,不能确保结果的客观性,法庭应该当庭制止,更不能采信为证据。至于对方出示的相关衣物和伤口照片,案发时,公安机关已经介入调查,已调取了相关物证,因此应以公安机关出具勘验、侦查、鉴定结果为准,法庭对于原告方的上述“证据”应不予采信。

    辩护律师认为:本案件并不是法检部门认定的互殴事件,而是夏玉杰一方有预谋有准备的单方侵害行为。事发时,夏成中的三个儿子、三个儿媳、三个女儿、三个女婿等十几口人手持凶器,都参与了对夏广华行凶,而夏广华却是一个人赤手空拳毫无防备,这样的情境法检部门何以认定互殴?其中有何蹊跷?

    辩护律师主张:夏永芝没有故意杀人,由于夏玉杰先挑事端,殴打夏广华并持刀行凶,夏永芝才出面制止,并夺下凶器。夏永芝并非事先准备了行凶工具,也并非是事先有计划有预谋的要夺取他人性命。夏永芝被迫扎其右肩,只是想迫使夏玉杰放下手中凶器,不再危害夏广华的生命,因此致其重伤并非夏永芝本意。而且夏玉杰受伤倒地后,是夏永芝的大哥夏永峰当即开车将其送往医院救治而获救。

    夏永芝遭到夏成中追撵,夏永芝并没有正面与其进行打斗,而是夺路躲避。对方穷追不舍,夏永芝慌不择路跑到河边,无路可逃,返身回跑,夏成中扬起铁锨拍其头部未果,夏永芝被绊倒在地,夏成中压其身上搦其脖子,几乎窒息。夏成中家人紧随赶到,围而攻之,夏永芝极力挣扎挣脱不了。然而夏成中压其身上搦其脖子死死不放,夏永芝命若游丝,生死在一口气之间,此刻,夏广峰的媳妇也扑压在夏永芝的身体下半部,并用手猛搦其裆部。夏永芝在其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时,不得已还击,属于正当防卫。事发后,夏永芝家人也给对方一部分丧葬和治疗费用,并向法院交付了待赔款。

    另外,辩护律师对原告一方的询问笔录甚感奇怪:他们对整个事件的叙述是牵强附会,相互矛盾,对同一事件制造出多种不同的版本,但他们对侦查人员提出“你有没有看到双方参与人员以外的其他人?”的回答却是惊人的一致,不是说“没看到”,就是说“没看清”。按常理来说,对于真正的受害者,肯定是目击证人越多越好。当时正值年关的下午,人基本都在家,而且事发在庄中心的十字路口,动静也比较大,围观的人肯定不在少数。他们有十几人参与,但作为“受害者”的他们居然连一个目击证人都没提供!是不想提供???……还是不敢提供???……怕什么呢???……自己干的事情,自己心里当然清楚!!!怎能让别人给说出来呢?!

    被告:法庭上向死者家人道歉

    夏永芝在庭上作最后陈述时表示:我没有料到自己的行为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10年逃亡中,内心也十分后悔和自责,为此在这里向被害人家属及其朋友们表示深深的歉意,对自己给对方家庭造成的损失,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尽最大努力来弥补,希望法院能够依法公正公平判决,让自己早日回归社会。

    庭审结束后,记者尾随旁听的队伍走出法庭,对于庭上的“行为艺术”的表演,一位旁听的家属是这样说的:只要不出格,在法庭上想干啥都行,咱的人死了,这就是天大的理!判决如果不合咱的意,咱就还朝上闹!另外中院有咱的人,放心吧,再次判决一定会和上回的一个样。

    一位50多岁的旁听者私下议论道:明眼人都知道如果是故意杀人应该事先准备好凶器,而这个案件是对方两次拿刀行凶,整个庭审可以看出,杀人凶器是夺来的刀,而且是在眼看要出人命的时候才动的刀,另外双方同村且有亲戚关系,是正当防卫还是故意杀人,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是正当防卫,法院竟然将其判了死刑?!实在是让人想不通。

    几个年轻人边走边说:乖乖,现在什么世道!,人家从歹徒手里夺下的刀来制止歹徒行凶,竟然给搞个故意杀人!人家又是投案又是自首的,居然还给判个死刑!?……没听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吗?……太寒心啦!……我看以后还是少管闲事为妙,免得惹火烧身,小命不保……

    夏永芝的妻子告诉记者:夏成中一家一死一伤,家破人亡的伤痛我能理解,可是我们一家人也是受害者,夏永芝逃亡在外,有家不能回,家里失去了顶梁柱,没有了收入,我带着两个刚上小学的孩子相依为命,因为家里穷,两个小孩都未能完成学业,大儿子上不起高中,小儿子连小学都没念完就外出打工以养家糊口;现在夏永芝响应国家号召,回来自首,希望法院能还夏永芝一个公道,还我们一个完整的家;本来我们和对方关系一直都很好,也有亲戚关系,我们全家人会尽最大努力弥补对方,希望能消除仇恨,修复双方关系。

    夏永芝的辩护律师告诉记者,夏永芝在看守所精神状态不好,很悲观,我会尽全力为他辩护,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会给夏永芝一个公正的判决。

    专家意见:人命关天 刀下留人

    上海社会科学研究院法学研究所所长叶青,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院长刘宪权,复旦大学博士生导师谢佑平三位法学专家认真研究了此案后表示,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被告人夏永芝构成故意杀人罪,并判处死刑,其在事实认定和证据适用方面存在错误,在事实认定上有断章取义,对证据有阉割使用之嫌。

    夏玉杰行凶刀具被夺后,又拿过一把刀继续行凶,夏永芝用夺来的刀扎向夏玉杰肩膀很明显是为了制止夏玉杰的再次行凶,其次根据(2000)太检技医字第058号鉴定书明确表示被检查人夏玉杰,被人刺伤的是右肩部,而非判决书中所认定的“背部”。夏成中追撵夏永芝,用铁锨拍空的情况下,趁夏永芝慌乱时被绊倒并扑压其身上,且证人证言证实,在夏永芝被压期间夏广峰的媳妇和另一个人压在夏永芝的下半身,同时后面有几个人用铁锨拍、砖头砸夏永芝,在判决书中对此都未采信,这样断章取义的低级错误显然会导致得出夏永芝具有“故意杀人”的动机和行为的错误结论,从而导致适用法律错误、量刑过重的情形出现。

    根据本案基本事实和证据,被告人夏永芝的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构成要件,此案不是普通的邻里纠纷而引起的互殴案件。

    夏永芝没有非法剥夺被害人生命的故意,虽然造成了一死一伤的事实,但不能简单的依据被害人的死亡而认定被告人就构成故意杀人,一审法院认定行为属于“客观归罪”,违反了“主客观相统一”的刑事责任的必备前提,夏永芝的行为应当属于正当防卫。

    再者说本案属于邻里之间因民间纠纷引发的案件,也不宜适用死刑,对此类案件死刑的适用,我国相关法律文件也早有明确的规定,1999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及2006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在召开第五次刑事审判工作会议中规定:对于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十分谨慎,应当与发生在社会上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人案件有所区别。

    另外,本案被告人夏永芝具有自首情节,且国家也有相关法律条款对投案自首人员给予从轻、减轻处罚的承诺,应予以兑现;其家庭成员为减轻危害后果,主动施救并积极赔偿的事实也应综合考虑。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1分

内 容:

         通知管理员 验证码:

 
关于本站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中国舆论监督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1027352号
香港政府注册许可证号:34373914-004-03-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