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热点追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热点追踪 | 深度报道 | 维权调查 | 司法腐败 | 法制播报 | 政经视点 | 大众视点 | 农资打假 | 天下奇观 | 网友之声 | 舆论大家谈 | 论文随笔 | 
本类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下跪的副市长 —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李信丑行录
作者:李新德  来源:中国舆论监督网  发布时间:2004-06-10 14:47:46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这个人是“参加革命工作”几十年、混上了“副厅级”而至今尚未被反贪部门“双规”的一名在职官员。这个人属于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多行不义必自毖”的众多贪脏枉法者中的一个。这个人足够以其涉嫌结党营私、侵占国财、疯狂索贿、以权谋私、勾结黑道、包养情妇的斑斑劣迹而入选“中国贪官编年史”。可以肯定的是,等待这个人的将是漫漫的铁窗岁月。让我们记住这人的名字——李信。

      那一刻,他放弃了人格尊严。不,应当这样说:从他伸出罪恶的双手的那一天起,从他成为“茫茫夜色的浓重一抹”的那一天起,从他的良知被贪欲所扭曲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失去了他的人格尊严。一个没有人格尊严的人,因为惧怕乌纱不保而乞求举报者“放他一马”,多次“扑通”一声跪地有声就不足为奇了。

    让我们来好好“欣赏”一下这个人下跪时令人作呕的丑态,让我们把目光定格于这两次场面——

   2003年6月23日,上海市蒙自西路72弄6--404室,举报人李玉春家。李信带着此前派人绑架李玉春时掠走的电脑、照相机、手机、手表和金手饰等物品前来“归还”,在楼梯口声泪俱下地跪下,要求进门“谈和”。 

   一.无耻下跪的官场败类    

 

中国第一位下跪乞求的副市长--李信[图一] 



中国第一位下跪乞求的副市长——李信[图二]

 

   先装孙子跪地求饶,后翻脸无情加害李登峰,一副流氓的嘴脸。

   贪官李信是怎样爬上高位、又是怎样在岁月的浸淫下完成他的人声蜕变呢?或许将来我们可以在尘封的历史中找到一点他走上一条不归路的蛛丝马迹。                     

   李玉春,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人, 17岁开始在南方闯荡商海十几年,一个性情刚毅、执着的女人。让我们来听听她对李信(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兼开发区主任)贪污受贿“洗黑钱”和打击报复追杀她的犯罪事实的叙述。

    2002年1月6日李玉春到上海考察准备投资服装项目。1月26日李玉春在一次朋友聚会中认识了到上海出差的李信,得知她刚到上海,李信很热情的将市长身份展示给她,并说上海有很多朋友,可以帮助她发展。第二天李信说有个合作项目要和李玉春商量,下午3点李玉春来到位于上海市打浦桥路的一茶室找到等候已久的李信。李信在大肆渲染他庞大的关系网后又吹嘘他的创业辉煌和工作能力,要求和李玉春合办公司,因李玉春不了解他所以拒绝了。李信在回到济宁后仍不死心的每天打电话劝说她,还搜集一些登载自己照片和介绍的书刊和报纸给她看,把自己伪装成清正廉洁、为民造福的清官形象。

   2002年3月26日,李信拿着由名为“李岩”的身份证和他儿子李昆的身份证来到上海,李信让李玉春顶替“李岩”的名字,说自己顶替儿子李昆的名字,李玉春表示不同意用假身份证并不想做法人代表。李信一再说这个身份证是真的,是由济宁市公安局签发的,地址是李信家的住址,只是为了方便办理登记手续,又说虽然李玉春是法人但一切责任都由他李信本人承担。只不过是他身份特殊不方便出面,说等他如果不做官了再让李玉春把法人代表的名字换给他……李信还带来济宁市当地派出所、街道办、单位证明、计生办等单位盖有公章的空白介绍信和与写好的股东协议。协议称李岩股份占51%为法人代表,李昆49%。3月28日李信亲自到上海市卢湾区工商局填写好各种表格,并以李岩和李昆之名定名为“岩昆公司”,李信本人在股东协议上签了名字。

   二.开公司洗黑钱
 

 这是李信和其弟李峰、打手王兵联名写给李玉春的保证书

    2002年4月份工商局颁发了营业执照,李信亲自到上海招聘面试业务人员,两次到上海会见公司会计戴正龙,指使他做假帐,让他将无任何事由的汇款做成还款,李信自称是山东某个集团的总裁,在全国各地有10多个分公司,上海的“岩昆公司”只是其中一个。说上海公司的帐目出了问题由总公司负责,要会计不要有顾虑,按他的指示办。公司注册资金50万元是由吴建民(济宁市名城大酒店总经理)垫付,一个月后李信将开发区管委会的钱汇来后才还给他。

    李信对济宁的客户介绍说李玉春是山东省省长韩寓群的亲戚,说韩省长让他“照顾玉春”,致使很多人都认为 “岩昆公司”和省长、市长有关系。李玉春发现李信多次将无任何事由的钱汇到岩昆公司。2002年12月份李信拿着济宁市机械设计院公款300万现金支票亲自来到上海入帐,要求转成现金交给他带走,李玉春由此怀疑李信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利用上海的公司“洗黑钱”。                       

    三.动用黑道强求“合作”

   了解到李信众多违法乱纪行为后,李玉春出于良知决定退出公司并向有关部门检举他。
   于是,李信于2003年2月23日带领他弟弟李峰(济宁市任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和王兵(济宁中亿集团董事长)和5个东北黑社会打手将李玉春绑架到济宁香港大厦1001房间,殴打并威胁她,逼迫李玉春到上海将李信贪污受贿的钱转成现金交给他。李峰还持枪威胁恐吓李玉春不准报警和呼救。李信逼迫李玉春要继续和他“合作”并写了一份“永远合作的协议书”逼其签字。李信威胁李玉春说如不同意就在当天夜里杀了她将她埋掉。李玉春说“我宁愿死也不愿再被你利用,我可以不要公司一分钱。只要你放过我,不要再骚扰我”。李信当场指令李峰、王兵和多个打手殴打李玉春,扬言要把她打服打软。这伙人不让李玉春吃饭、睡觉,不让她坐着,逼他跪在地上“好好想想”。 

为自己办公司的李信和李玉春在上海“考察”

    李玉春在被折磨的无法承受的情况下于当天夜里在卫生间用刀片割脉自杀,并将刀片吞入腹内只求速死。见她流了很多血并疼的在地上打滚,李信骂她在玩花招,李峰骂她装死,王兵说她死了活该,死了也白死,众多打手说她死了省得他们动手……

    李玉春彻底明白了李信之所以用假身份证做“法人代表”,其实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早就做好了消毁人证的准备。见李玉春宁死不屈,李信又使出更恶毒的奸计,他抱着一个摄像机到101房间打开给李玉春看,里面拍摄了其家人的住所和工作单位,李信威胁说如果李玉春“不听话”就伤害她的亲人。李信写了一张“书证”逼她签字,内容是李玉春收到他壹佰伍拾万元人民币,承诺永不揭发他贪污受贿等违法行为。不签字就殴打,李玉春怕家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遭到李信的毒手,为了家人的安全她就违心地在“书证”上签了字,而王兵则以“代理人”的身份代替李信签了字并按下手印。

    在非法拘禁李玉春7天后,李信指派4个打手在3月1日将李玉春押送到上海到公司开户银行转钱。在银行李玉春发现李信在绑架他期间,于2003年2月24日和2003年2月27日盗用公章两次非法划走资金360万。在银行副行长卢德良报警后,李玉春被上海警察解救(见上海瑞金警署和刑侦六队的记录)。之后便躲藏到北京继续反映李信的犯罪行为,并表示将余款交给检察机关。  

李信带着李玉春为新公司买办公的房子

     2003年3月,李信找到李玉春大姐李玉娟和姐夫董强,李信拿出20万元人民币交给董强做“活动经费”,让董强劝说李玉春不要告他绑架、非法拘禁的犯罪行为。李信还多次和德州市副市长李保海,一起到临邑找副县长王学祥喝酒、吃饭,调查李玉春的行踪。李信还找到德州市公安局吴队长,违法开具介绍信,并找到临邑县公安局治安队长宋勇,诬蔑李玉春“敲诈”了李信壹千万人民币,现在“携款潜逃”,让公安局通缉李玉春。李信得知李玉春将起诉他“盗用公章,非法划款”时,害怕挪用公款的违法行为败露,于2003年4月21日慌忙将非法划走的360万又转回岩昆公司帐户,并给李玉春100万“闭口费”乞求不要起诉他,并指使临邑县公安局的宋勇给李玉春打电话“恢复名誉”和向他道歉。

   
四.报复性追杀和制造冤狱

    李信亲口对李玉春说:“在山东省没有我办不成的事,没有我驾驭不了的人,当初是我没做好准备,才会跪下求你,现在省领导我都打点好了,我有的是美金和人民币,我搞死个人也有人保我,我在山东的地盘就是上了人身保险,随便你怎么告也没用,你告到中纪委我也能摆平,我求过签大师说我可以做到副省长的位子,我就是花个几千万也要摆平你……”猖狂至极。 

李玉春的母亲和二姐向记者讲述家人被李信迫害的经过,悲痛欲绝。

    2003年5月29日,李信得知李玉春回上海后,随即开了2辆车[其中一辆是黑色的,车牌号为鲁H09999,后经核实此车为王兵所有],带领7个打手到上海局门路海阔天空浴场将李玉春打伤后逃离(见上海市五里桥派出所记录)。2003年10月18日李信又雇佣职业杀手简明磊,带领20个打手到临邑县和上海市追杀李玉春。10月20日杀手向李玉春弟弟李登峰家中开枪射击 (临邑县广场小区3—501室) ,李登峰在被5个杀手围攻时出于自卫将杀手致伤,据说杀手因没有及时抢救导致“死亡” (“死者”为副县长王学祥的亲戚,但事后“人间蒸发”了) 。

    李登峰于2003年11月3日被临邑县公安局拘捕。李信多次到临邑县找副县长王学祥和临邑县政法委书记孙书臣喝酒,干预司法公正,不让临邑县公安局抓捕众多杀手。12月8日,李登峰被临邑县某些领导不负责任的定性为“故意杀人”,而众多杀手至今逍遥法外。李信放出话来说李玉春如果再检举他的犯罪行为,就让德州市判她弟弟刑,并说和德州市副市长李保海是“铁哥们”。社会上传言,那个杀手并没有死,而是拿了李信的钱在外地逍遥。

    只因李玉春不肯被李信利用“洗黑钱”成为他犯罪的工具,并不愿和他同流合污而勇于检举揭发他的犯罪行为,丧心命狂的贪官就要杀人灭口。李信身为副市长不但参与绑架李玉春的犯罪行为,更是黑社会的“保护伞”,用贪污受贿的钱雇凶手杀人灭口。

    2003年12月29日,李玉春在北京火车站发现有3个打手在寻找她(其中2个李曾见过)。李信从2003年2月至今,一直没有停止对李玉春的残害,现在更是雇佣职业杀手到北京来追杀她,如此猖狂,如此藐视法律,这样的人居然还是个在位政府的副市长!

 “2003年12月8日,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李信利用职权非法指使济宁市法院的关升英院长,派人到上海工商银行第一支行违规将“岩昆公司”的资金600万转走。李信已将贪污受贿的不法所得转在他儿子李昆名下,并让他儿子李昆将赃款转移到国外。李信本人也已经办好去往澳大利亚的出国护照,随时准备‘携款潜逃’,以此来逃避法律的制裁......” 李玉春气愤地说道。

     五.劣迹难掩,只是冰山一角

  济宁市很多中层干部都知道李信在济宁开发区招商引资中,利用职权违规批报土地使用权给开发商,收受巨额好处费、拿回扣,传言他受贿的赃款有3000万之多。

  2003年9月6日,山东省科技厅带领各市科技局领导到美国学习访问,李信和济宁市科技局隋局长接受了出访任务,李信却不服从组织安排,用公款私自到上海工人疗养院休养10天,购买各种补药,花费5万元人民币到开发区财务报销。并在2003春节期间受贿现金礼券高达10万元人民币。李信还多次在上海火车站购买假发票虚开住宿费、招待费和办公用品,到开发区管委会财务处报销,侵吞国家公款,金额高达20万元。连他在北京中科院读书的儿子李昆也有1000万的存款,李信给他儿子李昆购买价值80万的宝马车,长包“北京民族饭店”供他儿子吃住。所有发票均在济宁市开发区管委会报销成”“招待费”。

      济宁市很多中层干部都知道李信在济宁开发区招商引资中,利用职权违规批报土地使用权给开发商,收受巨额好处费、拿回扣,传言他受贿的赃款有3000万之多。

    2003年9月6日,山东省科技厅带领各市科技局领导到美国学习访问,李信和济宁市科技局隋局长接受了出访任务,李信却不服从组织安排,用公款私自到上海工人疗养院休养10天,购买各种补药,花费5万元人民币到开发区财务报销。并在2003春节期间受贿现金礼券高达10万元人民币。李信还多次在上海火车站购买假发票虚开住宿费、招待费和办公用品,到开发区管委会财务处报销,侵吞国家公款,金额高达20万元。连他在北京中科院读书的儿子李昆也有1000万的存款,李信给他儿子李昆购买价值80万的宝马车,长包“北京民族饭店”供他儿子吃住。所有发票均在济宁市开发区管委会报销成”“招待费”。

  以下是李玉春揭发的李信部分犯罪事实:

   用济宁人姜冲之名在上海浦东开发区成立“济宁开发区驻上海办事处”投资入股150万;在上海、北京、深圳火车站购买几十张假发票、虚开住宿费、办公用品礼品等金额高达20万元;2002年12月,挪用济宁机械设计院公款300万元,通过济宁中亿集团转到上海“岩昆”公司;2003年4月,送给山东省临邑县热电厂厂长董强现金20万元,让他劝说李玉春不要告发李信的经济贪污问题;李信利用副市长职权为孔代碧(女)香港仲盛集团总经理,在济宁市开发区违规特批地皮,让她做房地产,定名为“孔府花园”,并接受孔代碧5万元港币和商场现金券12000元;利用市长身份特权为深圳宋建平(湖北籍女人)的“爱威公司”多次介绍开发区企业,为宋的公司盈得暴利和济宁如意集团的业务款金额有肆拾万元(400000元),接受宋的“回扣”和高档礼品,并和宋建平有不正当关系;李信在2000年3月12日—15日到香港出差时,住在香港城市花园大酒店3天,住宿费高达9万港币,由开发区财务划入香港仲盛公司后,再由仲盛公司给李信“回扣”,有香港仲盛公司的传真为证;李信有一张2001年开户的外汇存单,开户人是香港商人徐达仁,存单由李信使用,上面有7000外汇币;李信在2002年春节期间,接受别人赠送现金券(济南银座商场、贵和商场、济宁华联商场、百货大楼)等高达金额10万元,其中送李玉春35000元现金券,李在济南消费后有发票可证明;李信以他老婆宋英新(济宁市财政局职员)之名接受济宁市财政局某人的农行存折50000元,并写着一张纸条,感谢李市长的帮助;2003年正月初二李玉春在他家作客时,发现他家有很多高档礼品,中华香烟几十条、茅台酒几十瓶、金银手饰几十件。吃饭闲聊时,李玉春问李信东西的来源,李信说都是香港和台湾投资商及下属人员送的。

  李信还包养情妇到处嫖娼。李信在济宁包养“二奶”李琴,花钱给李琴在济宁市买房(来鹤小区2栋301室),并为“二奶”买房指使李琴给房管所所长行贿1000元现金,和鳄鱼皮包一个,为“二奶”安排工作(某水泵厂)为“二奶”在济宁市红星中路(市委对面)开设名为“博士娃专卖店”的童装店。在出国和出差时用公款购买价值数万元的金首饰和高档服装送给李琴。

  李信还多次接受台湾投资商的性贿赂,和几十个妓女发生不正当关系。

  李信在2002年5月去上海出差时和济宁人王兵、姜冲3个人,到上海市金玉兰夜总会叫三陪女作陪,并由王兵付嫖资1000元,李信将妓女带到上海市南新雅大酒店嫖宿,第2天早上李信又自付嫖资600元,有金玉兰夜总会叫戈琴的领班为证。

  李信2002年11月11日带领招商局长刘森和济宁菱花集团江总到福建出差时,在福州凯歌娱乐城叫来四川籍三陪女,由台湾商人蔡文彬付嫖资1000元后,李信将三陪女带到福州西湖大酒店嫖宿。11月12日在厦门庐山宾馆李信打电话找来一个酒店职业妓女发生性关系,并自付嫖资400元。

  六.法网恢恢正义必胜

  李信以绑架和暗杀相威胁的手段,逼迫李玉春配合他洗钱,并已将贪污受贿的不法所得转在他儿子李昆名下,还指使李昆将赃款转移到国外;

  李信利用市长职权在济宁市公安局给李玉春非法办理身份证,开具各单位证明材料,出具虚假手续用他儿子李昆之名在上海办公司,将他贪污受贿的黑钱由公司帐户转出,达到“合法”掩盖他贪污受贿的违法行为;

  李信对李玉春犯有绑架、非法拘禁、威胁恐吓、抢劫、偷盗、造谣诬蔑、恶意诽谤,侵犯名誉权、侵犯人身权益、非法侵入民宅,故意损坏他人财物,私拆他人的信件并毁坏信箱,盗用公章、非法转盗公司帐上资金,绑架法人代表,销脏毁证,雇佣黑社会分子非法跟踪监视企图杀人灭口,买通职业杀于杀人未遂等多项罪名 (见山东省公安厅、上海市淮海路警署、上海市卢海公安分局、上海市刑侦大队、上海市五里桥派出所、济宁市公安局、济宁110举报中心、均有笔录报告和经办人员可以证明);

  李信为逼李玉春交出他贪污受贿的黑钱,雇佣黑社会杀手向其家开枪射击,威胁恐吓,日夜跟踪,伺机杀人灭口,对举报他的犯罪行为打击报复。

  也有很多人对李玉春敢勇于揭发贪官李信的违法行为有不同看法。有人认为她傻,更有人怀疑她的动机。李玉春说:“凭心而论,我并不想做反腐英雄,我只是想躲开是非,平安无忧的生活,贪官李信认为我是无权无势的弱女子才会利用我‘洗钱’。李信认为我甘心不取分文的离开公司对他是种威胁才会雇凶杀人。贪官李信自以为100万买走了我的尊严人格不再告发他才会放心让我拍跪下的照片,我姐夫董强在收了李信20万后劝我靠着李信这棵大树好乘凉,可我清醒的看到:这棵树心已经被虫子吃空,树根已经腐烂,随时会被风吹倒,我不想被树砸伤,更不愿成为腐败贪官李信洗钱的替罪羊!”

  李玉春曾向有关部门多次反映李信的违法行为。有关领导和部门调查后也知道她所反映均是事实,但不知何故至今迟迟未采取行动,致使贪官李信仍在其“关系网”的庇护下我行我素逍遥法外。

  但我们坚信,法网恢恢正义必胜,李信终究逃脱不了法律和人民的制裁!

  

      作者:李新德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1分

内 容:

         通知管理员 验证码:

 
关于本站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中国舆论监督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1027352号
香港政府注册许可证号:34373914-004-03-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