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热点追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热点追踪 | 深度报道 | 维权调查 | 司法腐败 | 法制播报 | 政经视点 | 大众视点 | 农资打假 | 天下奇观 | 网友之声 | 舆论大家谈 | 论文随笔 | 
本类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数百亩良田被霸占,真的没人管吗?
作者:朔州日报记者 韩谦  来源:  发布时间:2004-06-02 00:00:00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春季是个希望的季节,农民把种子播入土中等待秋的收获。然而,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西钟牌村的48户村民却愁眉不展,因为他们在这个季节没有了希望。他们赖以生存的400余亩土地被霸占一年之久,他们到乡里、县里的有关部门上访讨个说法,却得到一个无人管的结果,还受到一连串的恐吓,他们问——

                   数百亩良田被霸占,真的没人管吗?

    春暖花开,树木吐绿。正是农民春耕播种的大好时节,可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西钟牌村村民王五虎只能落着眼泪看别人家春播,因为自己家赖以生存的土地被村干部领着人霸占一年之久了,至今无人问津。在该村像王五虎一样的村民有48户,他们心急如焚,每天盼着有人能给他们带来好消息——被霸占的土地能归还他们经营。因为错过这个时节,就不能春播了,今年的收成也就全泡汤了,没有了收成,也就没有了生活来源,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去年5月份下旬,山西省朔州平鲁区西钟牌村发生了一件祖祖辈辈几代人都不曾见过的“大事”:数十辆大铲车“轰隆隆”开进田地里,不问青红皂白,强行铲除刚吐绿的庄稼,尽管村民奋力阻拦,但数百亩的庄稼还是被埋进黄土里,不知所以的村民辗转打听,最后才摸到一点头绪:铲青苗只是一个开端,位于村西的350余亩良田和50多亩林地,已被人征用,而长在那里的庄稼和松树都将面临危运。

                          农民 这是一件伤心的事

    西钟牌村,位于山西省朔州市北部约35公里,交通十分便利,近日,笔者来到这个村子。面对笔者,村民王五虎、韩继平、韩佩、韩高、李凡等人显得愁肠百倍,一个劲儿地摇头叹息。
    韩继平眼含泪水说:我们村的耕地是名闻朔州市的,土地十分肥沃,多年来以种植胡麻(油料)为主,平均亩产保持在150公斤到250公斤左右,老百姓的日子一直过得不赖,由于人多地少,村里的土地就显得金贵,然而去年5月份,不知村委会与谁签订了占地合同,到现在只知道一处被贺海龙占去了,其它两处不知被谁占了。签订前,村委会并没有征求村民意见,签订后,村民们也没有见到合同,村干部一直说:审批手续在办理之中,之后还要公证。直到事后,人们才知道,被占地面积约400余亩,其中有50多亩松树林。签订合同后,村委会领回多少征地补偿款咱不知道,村委会按每亩每年200元给村民,共发2.5年的补偿费。但是发征地补偿款中,不按实际亩数发,如韩继平被占去9.8亩,而实际只发6亩的补偿费;韩佩治理30多年的18亩荒地没有领到一分钱,像这样只给一部分或一分不补的户将近30户。“家里的一切开销全靠这耕地,如今地被占了,家里的存粮快吃完了,往后可咋办呀?” 韩佩说道。
   韩继平告诉笔者一句在农村广为流传的俗语:地种3年亲如母。事实上,从他们谈话中笔者早已深深感受到了农民为土地的那种最现实不过的珍爱与珍惜。
    谈到去年5月份庄稼被铲一幕,村民王五虎至今还有些紧张,说话时,口齿显得很不利索:听说村委会主任韩丕林,支部书记韩旭和别人签了占地合同,当时,我们要求看一看合同内容,但被村委会拒绝。之后,村委会却不顾老百姓的权益,在群众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丈量土地,在村里张贴了“到全村父老乡亲公开信”,公布谁家的地被占多少亩,上午贴的公开信,下午就被村委会撕了,这下把村民弄糊涂了,多数村民认为是一个噩耗。王五虎说,还没等我们回过神来,两天后,没有出示任何征地批文的情况下,数十辆大铲车就轰鸣着开进田地,加足马力将刚吐绿的庄稼铲了个净光。同时也把50多亩长了1米多高的松树林活活的埋了,许多村民闻讯后,纷纷跑进田地进行阴拦,却遭到村、乡干部的恶言攻击。庄稼和松树就这样被霸占了,六、七户村民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种下的庄稼被瞬间掩进黄土,禁不住趴在田间地头失声痛哭……

                              现场荒草萋萋揪人心

    笔者来到强铲青苗的现场,虽然青苗被铲是一年前的事,但是撞入笔者眼帘的,是一幅凄凉的场面。农民们说:“占这么多的耕地和林地,不知是谁给他们这么大胆子?”
    一条南北走向的田间道西侧的砖墙内,已经完全没有了庄稼的痕迹,被铲车铲平后的土地上,留下了宽宽的轮胎印,偌大一片土地上,只有一丛丛不知名的野草在微风中摇曳,约200亩被砖墙圈了起来,一处半拉子工程孤立地矗立那里,土建工程留下的空架子在旷野里显得相当刺眼。村民们说:“我们看了心痛,这么好地荒了多可惜啊!”村民韩佩从土堆里拽出已经枯死的青苗,颤抖着双手对笔者说:“你看看,这就是我们的辛苦,到现在,青苗被铲了,补偿也不知是咋回事,村里、乡里都不管……”
    顺着柏油路走向该村西面,远远地望到一排牛舍,村民王五虎说:这是名叫贺海龙投资新建的,50多亩松树林,被活埋了。走近只见,只有三五株松树,还有一些被埋的只剩头的松树顽强的生长着,牛舍空空,倒是与牛舍一同修起的平房门前挺热闹,小卖部、收粮摊生意火红。王五虎说:毁了林地和良田,修了牛舍不养牛却“养”着买卖人,让人心痛……
    当笔者来到另一处被占地,看到有牛舍、消毒室,还有正在修建的平房,但是笔者来到所谓的奶牛基地大门口叫门,得到的回答是:这里的村民身上有病菌不能进入。一同前来的村民韩继平解释:“自打这里修起奶牛场,村中的老弱病残人来买牛奶都被拒绝了,人家说,牛奶不卖给我们村的人,可是修奶牛场时,村干部说,牛奶场修到村里,有利的还是我们,可如今,搞不懂,这奶牛场为谁服务。”

                    县乡村干部  这不是我管的事

    为了保住赖以生存的土地,村民们不断上访市、区、乡各级有关部门,一年过去了,他们的上访一直在继续,可被霸占的地一部分被闲置,一部分还在修建。
    说起阻拦占地,村民王五虎、韩继平、韩佩等人拳头攥紧了,眼含泪水,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当大铲车进入田间,村民们阻拦时,村干部韩旭、韩丕林是好言相劝。答复给村民一个满意的答案,几天过后,补偿费领不到、合同看不到,他们又找村干部,可村干部说过的话全不认账,并扬言,谁阻拦大铲车谁就没好日子过,想到哪里告就告去,老子怕你们这些刁民吗?怕吃亏的村民找乡镇府的有关负责人说理,得到的答复是,这里不是衙门,这不是我们管的事。再后来,他们到平鲁区土地局上访,偌大一个土地局,上班的人都在打扑克,他们讲明来意后,土地局的人给了他们一本《土地法》书说:“回去好好学学土地法,学懂了再来。”他们拿着这本书回村后,看了几遍本以为学懂了,当他们再次来到平鲁区土地局时,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来迟了,在这上访期间,村干部不止一次的用恶言攻击上访者。
    一头是先被占后被闲置的土地,一头是有关部门的无人问津和恶言攻击,面对此,最难受最痛心的还是西钟牌村的48户村民,400余亩土地呀?48户村民的损失,村民的伤心,究意谁管呢?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1分

内 容:

         通知管理员 验证码:

 
关于本站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中国舆论监督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1027352号
香港政府注册许可证号:34373914-004-03-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