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站长介绍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热点追踪 | 深度报道 | 维权调查 | 司法腐败 | 法制播报 | 政经视点 | 大众视点 | 社会聚焦 | 天下奇观 | 网友之声 | 舆论大家谈 | 论文随笔 | 
本类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冰点”人物:他们最害怕光
作者:刘万永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04-09-01 10:31:52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李新德向记者展示副市长李信下跪图片

2004年09月01日  本报记者 刘万永

    他只是一家地区报纸的特约记者,但他一人撑起了《中国舆论监督网》。他一人叫板一名地级副市长,并让这个“下跪副市长”的丑行曝光。有人问他是否害怕?他回答:真正害怕的人是那些表面上不可一世、屁股下面污秽不堪的贪官。他们是黑暗中的强者——— 

    李新德留下一封遗书后,决定亲自去一趟济宁。 

    遗书很简单:我全部的财产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部数码相机。万一我有不测,电脑留给儿子,数码相机留给女儿。如果他们当中谁愿意管理我的网站,密码就交给谁。但要切记:要为群众说话。 

    经过一番艰苦核实,2004年6月10日,李新德把《下跪的副市长:山东济宁市副市长李信丑行录》的照片和文字调查贴在由他注册的《中国舆论监督网》首页。46天后,“下跪副市长”倒台! 

    自从2003年10月1日注册这个网站以来,李新德的名字在一些网友中逐步流传开来。每天深夜,忙完一天的工作后,他总是习惯性地点燃一支烟,然后用“一指禅”一个字一个字地给网友回信。 

    “积压的案子太多了,我不能闲着。”李新德像被某种使命感催促着,“生命短暂呀!” 

    从8月14日至今,李新德先后涉足石家庄、北京、天津,回到济南刚刚两天,他又要动身去安徽、广东。无论去哪儿,李新德干的都是同一件事:调查腐败案件。 

    一只小手提箱,装一台宏碁笔记本电脑和一部三星数码相机,李新德经常拎着他的“网站”,从一个城市穿梭到另一个城市。 

    李新德是安徽《工商导报》驻山东的特约记者。虽然已年届44岁,但丝毫不显记者的疲态。他的稿件几乎是清一色的“舆论监督”。他报道的许多人和事,在局外人看来,似乎“略小”,但在当事人看来,个个“比天还大”。直到掀开“下跪副市长”的丑行,李新德这个名字,为越来越多的网友所熟知。 

    今年5月,李新德收到一名叫“青春无敌”的网友求助信。信中反映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李信绑架、非法拘禁、雇凶杀人、贪污腐化等诸多问题。求助者声称,自己一年多东躲西藏,屡屡向有关部门和媒体求助得不到帮助,现已走投无路。 

    正在福建调查案件的李新德马上赶到北京与“青春无敌”见面。“青春无敌”的真名叫李玉春,是位女商人,曾与信中举报的济宁市副市长李信一起办过公司。 

    “你实话实说,在经济上和李信有没有说不清的关系?”此刻,李新德最担心的是贪污集团内讧。 

    “我不缺钱!”李玉春语气坚定,“否则李信给我的100万元封口费我就收了。” 

    次日,李玉春的母亲也来了。已上访近一年的老人“扑通”一声跪在李新德面前,大声哀求:“救救我的孩子!” 

    李新德认真核实过李玉春带来的种种证据,直觉认为“情况属实”。但他还不放心,便带李玉春到中纪委举报。一位接待人员指着李信的“下跪”照片说:“这个官是他花钱买的!” 

    为了得到多方印证,李新德亲赴济宁。几星期后,“下跪副市长”的照片和文字调查同时在《中国舆论监督网》上曝光。后经多家媒体跟进报道和各大门户网站转载,“下跪副市长”臭名天下。 

    7月26日,山东省十届人大常委会审议了省检察院《关于提请许可逮捕省十届人大代表李信的报告》,会议一致决定:许可逮捕。 

    “有人说,李新德算什么,不就一台破电脑吗?”李新德忿忿然,“可我从不轻看自己。我的鼠标一点,一个贪官可能就会完蛋。” 

    “当然,我的鼠标不是可以随便点的。”李新德马上补充道。 

    他说话时底气十足,眼睛瞪得像牛眼,时而声调会提高八度。在朋友眼中,他“仗义执言,爱管闲事”。 

    他自己也承认,管闲事成了他一生改不掉的“毛病”。23年前,李新德从部队复员,分配到老家安徽省临泉县一个偏僻的文化站,以后下海经商。 

    一次,他到河北定州做药材生意,刚下火车就看见两个农民在哭。上前一问,两人也是做药材生意的,还没开张,税务局就给开了1800元的税票。 

    李新德气不过,带着两人找到当地的税务局局长:“请问什么情况下报税呀?” 

    “当然是卖了货交税。”局长回答。 

    李新德据理力争:“那为什么他们两个还没卖货就要收税?” 

    在税务局没有争出结果,李新德又带着两个农民来到报社。李新德在写事情经过时,两个农民偷偷问:“报社能管税务局吗?” 

    3天后,在报社干预下,两个农民收回了全部钱款。 

    返家时在洛阳等火车,李新德闲得无聊,跟朋友说:“我出去转转”。朋友赶紧劝他:“别又老毛病犯了啊!” 

    这一转,还真“转”出了事。在候车室,李新德看见一名年轻女子在哭,旁边的男人不停地呵斥。 

    近距离观察了好一会儿,李新德跑到派出所,亮出通讯员证:“我发现有个家伙好像是人贩子。”警察前去询问,果真男人是人贩子,女子是被拐卖妇女。 

    他好帮助别人,可有时自家的事,他却一点忙也帮不上。 

    李新德的弟弟李新民在临泉县开了一家企业,出口创汇额在阜阳市排第二。李新民承租临泉县面粉厂,租期5年。起初,双方相安无事。但面粉厂换厂长后,厂方要求增加租金。李新民不同意,面粉厂开始停水停电。李家损失惨重。 

    无奈之下,李新民与面粉厂对簿公堂,法院一审判决面粉厂赔偿李家246万元,厂长被拘留15天。被告提起上诉,不料想,二审风向突变,法院判决李家赔偿面粉厂38万元。李家上诉到安徽省高院,高院最终裁定谁也不用赔谁。 

    官司打了两年,弟弟的公司垮了。让李新德气愤的是,“法律成了有权有钱人手里的面条,想粗就粗,想细就细”。这件事,让李新德悟出一个道理:只有懂法,才能护法。 

    从此,李新德不再往外跑,他上了一个法律大专班。边学法,边为报纸写批评报道。一天,《阜阳日报》编辑找到他说:“李新德,你可以出山了!” 

    出山后的李新德,没再纠缠自家的案子,而是把目光聚焦在形形色色的社会不公上。 

    1996年,临泉县出了一件怪事:田桥乡韦楼村村民韦瑞永因涉嫌贪污,被县检察院立案侦查,并下达《逮捕人犯意见书》,移送公安机关审查逮捕。韦瑞永畏罪潜逃,可事隔许久返乡后不仅没受到法律制裁,县检察院李某还为他开具无罪证明,使他堂而皇之成了一名教师。 

    李新德调查后,采写了《检察官出证明,嫌疑人变成国家教师》的报道。临泉县纪委经过1年多的调查,作出决定,给予检察官李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类似的事,李新德在3年内共报道了近百件。远近百姓每遇到不公,首先会想到李新德。久而久之,李新德成为省内及全国多家报纸的特约记者。 

    《工商导报》副总编辑李颖,现在还记得李新德被聘为特约记者时的情景。当时,李新德找来一名个体老板,当场向报社领导表态:我这人常写批评稿,如果将来给报社惹来官司,不管输赢,我会负担由此产生的所有费用,我的朋友为我做担保。 

    事实是,李新德担任《工商导报》驻山东特约记者一年多来,从未引来任何投诉。 

    李新德并不是攥着“特约记者证”蒙事儿的人。两年前,他还是一家国字头报纸的特约记者。一次,他写的批评稿被“公关”了,总编辑说:“李新德,别搞了!” 

    李新德赶到北京,把一大摞证据往桌上一摊,试图说服领导。 

    “那我们也不能发。”总编辑最后拍板。李新德一听,当场掏出“特约记者证”,“啪”地扔到桌子上:“对不起,我不干了!” 

    李新德经常为“毙稿”难过。一次,他的一篇《村支书动辄开枪,众村民日夜难安》的稿件,被网站疯狂转载,这种“铺天盖地的效果”,使该案11名犯罪嫌疑人很快落入法网。 

    此后不久,李新德找到办网站的一位朋友,商讨开办专栏一年多的合作,让李新德萌生了自己创办一个网站的想法,并把这个想法说给那位朋友。 

    只用了短短十几分钟,《中国舆论监督网》便注册成功。李新德有点不相信:“这就成功啦?”那位朋友笑道:“那你还要怎么着?得了,100多块的注册费,我替你交了!” 

    可是,直到此时,这位《中国舆论监督网》的“站长”还不会打字,也不会发邮件,当然,更不会使用MSN。 

    “最初影响不大,着急呀,到处求人给链接。” 

    直到揭露“下跪副市长”的文章在网上呈现,李新德随《中国舆论监督网》的声名,开始被更多的人所注意,他每天接到的举报电子邮件成倍翻番。 

    许多网友执著地问李新德同一个问题:你一个小人物,又没什么背景,独自面对一个权欲熏心的副市长和他编织的利益集团,你就没害怕过吗? 

    对此,李新德的回答是:一个人只要问心无愧,就没什么可害怕的!真正害怕的人是那些表面上不可一世、屁股下面污秽不堪的贪官。他们是黑暗中的强者,但他们最害怕光。因为,见光死! 

    李新德的网名叫“单刀走天涯”,自李信事件后他改名“孤独雁”。 

    “其实我不孤单,有很多人支持我。”在李新德的朋友圈子里,有各行各业的人士。当然,最令他欣慰的还是那么多默默无名的网友,始终在背后痴情不改地支持着他的网站。 

    也有人当面质疑李新德:你只是揭了济宁市的副市长,地位更高的贪官你敢不敢揭? 

    李新德当即反驳:你错了!这不是我敢不敢的问题,是有没有证据的问题。证据在手,再大的贪官照样不堪一击。 

    李新德惟一的嗜好是抽烟,但他只抽3元钱一包的“大鸡”。30元钱两件的衬衣,他已穿了3年。年轻时,他一顿能喝8两白酒,但现在只喝啤酒,最多一瓶。 

    “因为要时刻保持头脑清醒。”他说。 

    文章地址:http://zqb.cyol.com/gb/zqb/2004-09/01/content_940501.htm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1分

内 容:

         通知管理员 验证码:

 
关于本站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中国舆论监督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1027352号
香港政府注册许可证号:34373914-004-03-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