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度报道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热点追踪 | 深度报道 | 维权调查 | 司法腐败 | 法制播报 | 政经视点 | 大众视点 | 社会聚焦 | 天下奇观 | 网友之声 | 舆论大家谈 | 论文随笔 | 
本类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徐州:鼓楼区政府非法剥夺民企经营权被判败诉不返还
作者:李新德  来源:中国舆论监督网  发布时间:2018-07-05 15:11:39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2013128日,徐州市鼓楼区政府带着大批的公安人员强行接管徐州北区热力有限公司供热管网以下简称北热公司2017年5月2日,江苏省高级法院下达(2016)苏行终666号二审行政判决书鼓楼区政府作出《关于对徐州市北区供热管网实行应急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被上诉人采取应急管理的行为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侵犯了被上诉人的经营自主权和财产权,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原审判决撤销上诉人于2014年11月10日作出的《通知》并无不当。依照行政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江苏省高级法院(2016)苏行终666号判决书判决撤销鼓楼区政府“通知”

 

20187月2日,在安徽合肥市的一家小旅馆里,舆论网见到了徐州市苏洋环保热电有限公司(下称“苏洋公司”)总经理黄圣方,他对本网说:鼓楼区政府“通知”被一、二审两级法院判定违法而撤销,但案件并没有因此而结束。鼓楼区政府不但不执行法院的生效判决,而且还多次让公安局出警威胁公司负责人签订“供热管网租用委托协议”。

 

案发经过

 

2005年4月,由徐州市李文顺副市长带队,徐州市经信委以及该市鼓楼区政府招商班子到上海招商,以达到吸引外部资金对处于严重亏损中的原徐州热电有限公司进行改制的目的。

2005年,黄圣方被敲锣打鼓地请到徐州市鼓楼区

 黄圣方时任上海中旗集团的大股东,他联合了几位民营企业家,投入到这个项目当中。经改制后的徐州热电公司成为民营股份制企业,即苏洋公司。

根据徐州市政府颁布的[2005]第47号《关于徐州热电有限公司迁建重组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苏洋公司通过了国有企业改制的一系列规范的手续与评估审计、职工代表大会等程序,于2005年12月27日与徐州市政府签订了改制框架协议,于2006年3月顺利办理了一切手续。

苏洋公司投入资金积极维护生产设备(由于设备陈旧)稳定生产以保证北区企事业单位及居民的供暖需求更换、维修所铺设的地下管网以保证北区供热的安全。

 根据徐州市劳动保障局徐劳社【2006】13号《关于徐州热电有限公司改制职工安置费用的审核意见》,对原徐州热电有限公司801名职工进行妥善安置。

 苏洋公司新热电厂于2009年9月正式供汽,2011年12月并网发电。

 截止2012年底,企业累计投资5亿多元,生产和经营都呈现出稳定发展的良好状态。

 

“整合”成了霸占

 

北热公司是由苏洋公司及黄圣方等个人参股组建的供热企业,是独立的法人公司。

 

 

鼓楼区政府的一纸“通知”剥夺了民企经营权

 

2013128日,徐州市鼓楼区政府在大批公安人员人员的围护下,拿着盾牌强行接管了北热公司及供热管网。为了将“接管”合法化,鼓楼区政府2014年11月10日出台了《关于对徐州市北区供热管网实行应急管理的通知》。

“鼓楼区政府先把你们赶出来快到一年,然后再下达通知?”舆论网问。“可以这么理解。”黄圣方回答说。

2013年,徐州市政府为解决矛盾及解决空气质量等环境问题,决定对小热电公司进行整合,欲以华润电力等四家大型热电企业整合替代本市五家小企业,苏洋热电公司根据属地管理原则由鼓楼区政府具体负责实施。

2013年5月,由在鼓楼区政府的威逼下,华润电力公司与苏洋热电公司签订替代协议

2013年12月,华润电力公司供热管道与苏洋热电公司供热管网实现对接,苏洋热电公司停止生产。

经政府协调,华润电力公司所属徐州润源热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源热力公司)向苏洋热电公司提供热源,苏洋热电公司负责热力销售经营至2014年11月,润源热力公司停止向苏洋热电公司提供热源。

2014年11月10日,鼓楼区政府向北区热力公司发送通知,根据徐州市政府办公会议纪要(2014第[60]号)《市政府关于认真做好市区热电企业整合及今冬供热工作的会议纪要》部署,由鼓楼区人民政府对城市北区供热管网实行应急管理。并委托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负责应急管理期间城市北区供热工作。请徐州北区热力有限公司,停止开展对城市北区供热相关工作,并配合做好热网及供热设备交接工作,否则,造成的一切后果自行承担。”之后,因北区热力公司不同意停止供热业务、移交供热计量装置,鼓楼区政府派人对各热用户的用热计量表进行了拆除并重新安装。指派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收取和管理热用户缴纳的用热款。

 

鼓楼区政府一、二审败诉

 

北热公司认为鼓楼区政府采取的行为侵犯了其企业的经营自主权,向徐州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判决撤销鼓楼区政府“要求北区热力公司停止开展对北区供热相关工作、并配合做好热网及供热设备交接工作”的行政行为,并由鼓楼区政府负责返还以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名义收取的全部汽费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20151月21日,徐州市中院受理此案,并组成合议庭,并于20164月7日下达判决,撤销被告鼓楼区人民政府于20141110日作出的“通知”。被告鼓楼区政府不服判决,并提起了上诉到江苏省高级法院。

江苏省高院认为,上诉人于2014年11月10日作出《通知》并向被上诉人送达,该通知要求“北区热力公司停止开展对城市北区供热相关工作,并配合做好热网及供热设备交接”,随后,上诉人派人对各热用户的用热计量表进行了拆除并重新安装,并指派徐州市鼓楼区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收取和管理热用户缴纳的用热款,客观上对被上诉人所有的供热管网等设施实施了接管。原审法院据此认定该接管行为对被上诉人的生产经营产生实际影响并无不当。上诉人提出被上诉人不具备本案原告主体资格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上诉人作出的《通知》中明确其对城市北区供热管网实行应急管理的理由系苏洋热电公司确无能力保障区域供热,将影响辖区生产生活秩序,给公共利益带来较大危害。但是在上诉人实施应急管理前,被上诉人的管网与苏洋热电公司及润源热力公司的管网已经对接,被上诉人实际上具有与润源热力公司直接进行热力交易的可行性。且苏洋热电公司已将其生产区域围墙之外的供热管网作为投资入股北区热力公司,故该部分供热管网在北区热力公司资产范围之内。另,自2013年6月起,被上诉人支付给苏洋热电公司的供汽款已经缴存至政府指定账户。故上诉人因苏洋热电公司不具备供热能力而对被上诉人采取应急管理缺乏事实根据。

突发事件应对法第三条规定,该法所称突发事件,是指突然发生,造成或者可能造成严重社会危害,需要采取应急处置措施予以应对的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和社会安全事件。上诉人虽主张其对被上诉人采取应急管理的法律依据系突发事件应对法及《江苏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办法》,但其做出的《通知》中明确系依据《市政府关于认真做好市区热电企业整合及今冬供热工作的会议纪要》(2014第[60]号),该会议纪要主要针对市区热电企业整合工作,其核心是以大的热电企业替代原中小热电企业,以实现环境保护等目标,这一内容与突发事件应对法第三条规定的情形不相符合。因此,上诉人作出《通知》对被上诉人采取应急管理没有法律依据。

综上,上诉人作出《通知》对被上诉人采取应急管理的行为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侵犯了被上诉人的经营自主权和财产权。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撤销上诉人于2014年11月10日作出的《通知》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江苏省高级法院下达的判决时间为201752日。

 

要求返还经营权遇阻

 

北热公司状告鼓楼区政府胜诉,随即向法院申请执行,徐州市中级法院认为:申请人民法院执行的生效法律文书必须是有给付内容且给付内容明确的法律文书。本案申请执行人申请执行的法律文书判决内容为:“撤销被告鼓楼区人民政府于2014年11月10日作出的《通知》。”该判决主文无给付内容更遑论给付内容明确。综上所述,申请执行人北热公司申请人民法院执行不符合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其申请不应支持。

2017年7月4日,徐州市中级法院下达裁定,驳回了北热公司的执行申请。

黄圣方告诉舆论网:北热公司的胜诉,让鼓楼区政府陷入极大的被动,由于法律上支持北热公司拥有经营权,让鼓楼区政府如坐针毡,随着当天气逐渐转冷,而供暖问题却是一个不得不面临的社会问题,一旦解决不好,必将引起社会矛盾的发生。此时的鼓楼区政府不是考虑把经营权移交给北热公司,而是利用权力绞尽脑汁使出了下三滥的手段对付北热公司。

黄圣方说:从201710月初,鼓楼区政府就多次通知北热公司,让北热公司写委托书委托区政府继续经营北热公司,北热公司多次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但鼓楼区政府却让公安局介入,让公安局通知我们让北热公司派员面谈,有时“面谈”长达十个小时之多,最后声称如果北热公司再不写委托书就要抓人。在鼓楼区政府的不断施压下,在公安局的威胁之下,只好强硬头皮写了这份不平等的“委托书”,内容之一是委托鼓楼区政府从2017111日起,北热公司将全部管网临时租借给鼓楼区政府指定的供热公司,期间为一年。在另外一张“租借管网主要条款”中,北热公司强调了自己的权利和要求,即使这样不平等的委托和租借条款,鼓楼区政府首先违约,并没有执行。

 

李金豹吃了豹子胆?

 

本网在调查期间,在网上发现一个帖子,标题为“再问徐州市鼓楼区副区长李金豹,你真吃了“豹子胆”了?”(以下简称“豹子胆”)发帖子的署名为“苏洋公司的全体债权人”。

在采访期间,一位知情人向本网透露,李金豹是徐州市鼓楼区委常委副区长,曾分管在北热公司的整合,目前担任鼓楼区委副书记。

在北热公司的问题上,李金豹除了工作上的责任外,还有一层更重要的关系,在鼓楼区政府接管北热公司后,所有业务交给江苏华润电力投资公司名下的徐州润源热力公司经营,鼓楼区政府占其15%的股份,而江苏华润电力投资公司和徐州润源热力公司占有85%的股份。其中润源热公司其中有三位董事是鼓楼区政府的官员:常委、副区长李金豹、鼓楼区政府发改局局长祁树华和鼓楼区区国投公司总经理常青

从上不难看出,鼓楼区政府和李金豹本人对北热公司的“整合”为何如此卖力,其目的就不难理解了。

“豹子胆”一文称:苏洋公司被政府官员以“热电整合”及“应急管理”之名,强行关停合法民企,其中仅仅《江苏徐州市“苏洋公司被整合” 是科学决策还是拍脑门决定》。鼓楼区政府把公众参与、专家论证、风险评估、合法性审查、集体讨论决定确定为重大行政决策法定程序”的决策精神置之不顾,靠"拍脑门“就判处了一家蒸蒸日上的民营企业的”死刑“,由此造成了350名员工饭碗被砸、几个亿的民资被”抢“等严重后果。

另外,李金豹安排市国土资源局预拨付鼓楼区苏洋公司土地收储资金3777.5万元,2015年11月15日前由鼓楼区政府背书给铜山农信社。李金豹还分别向私企华航燃料公司及另外几家“苏洋公司”的债权人拨付700万以下不等的资金。还给私营企业“苏洋公司”的350名职工发工资并交社保。问题在于:上述5000万左右的资金到底是什么性质的钱?如果是被冻结的“苏洋公司”的资金,那李金豹就是“以权”,不经过法律程序就去“处分”这些民企的合法资金如果是“国有资金”,那李金豹就是“吃了豹子胆”了!

 

企盼公正应有期

 

黄圣方告诉本网,仅在2013年苏洋公司被整合之后的一年里,债主在鼓楼区法院起诉苏洋公司的案件就有19起,这一切的变故都是因为鼓楼区政府的整合所导致企业的结果。2014年11月份,鼓楼区政府强行收缴苏洋公司公章。而后,2014年12月4日,黄圣方被徐州市鼓楼区公安局经济侦查处扣留7小时,一直到黄圣方在同意“鼓楼区政府代管苏洋公司公章”的文件上签字后才放他离开。

    当时如果我不签字,他们真的会把我继续关押或拘留我提起当时的情形,黄圣方依然心有余悸苏洋被整合2.47亿补偿款迟迟没有到位,这是我们的外欠款,也是我们亲属集资而来的血汗钱。因迟迟不到位,导致2名亲属因债务压力寻短见。

     然而,事关人命的补偿款被冻结后,2015年11月9日,徐州市政府办公室发出了《关于化解苏洋热电厂部分不良贷款推进铜山农信社改制组行的意见》。徐州市朱市长在此意见上签字后,一次就划走3700多万元。  

20177月4日,北热公司状告鼓楼区政府胜诉后,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请求返还管网资产及经营权未获得支持。从法院判决北热公司胜诉到现在,时间又过去了一年,黄圣方在焦虑和期盼中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

2018年6月27日,徐州市政府出台《关于大力优化营商环境的工作意见》等文件,开展“优化营商环境”金点子征集活动意在增强城市软实力和核心竞争力,重点优化政务服务环境、投资开放环境、要素供给环境、创新创业环境、诚信法治环境、人文生态环境。老话说的好,说一千遍,不如做一遍!本网真诚希望苏洋公司的悲剧不要在徐州再次重演。(文/李新德)

 

 

作者简介

 

中国舆论监督网创办人。2004年6月10日,发表“下跪的副市长——山东济宁市副市长李信丑行录”一文(李信被判无期徒刑),掀开了中国网络反腐的序幕,并首发“江苏徐州:区委书记演绎“一夫二妻”制”一文(2009年1月16日,董峰被处以13年有期徒刑。更多的介绍见新浪人物:《李新德:民间舆论监督第一人》和中国青年报“冰点人物”《他们最害怕光》。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1分

内 容:

         通知管理员 验证码:

 
关于本站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中国舆论监督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1027352号
香港政府注册许可证号:34373914-004-03-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