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法制播报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热点追踪 | 深度报道 | 维权调查 | 司法腐败 | 法制播报 | 政经视点 | 大众视点 | 社会聚焦 | 天下奇观 | 网友之声 | 舆论大家谈 | 论文随笔 | 
本类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辽宁一千万富翁沦落街头捡破烂 讨债人变成嫌疑人皆因国企假宣破
作者:一兵  来源:法制与社会杂志网  发布时间:2018-05-14 14:11:11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在改革开放之初,若提起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煤炭经销站总经理李宏伟,那可是个响当当的名字,家中资产不仅逾千万元,生意做得更是风生水起,红红火火。是县城里远近闻名的纳税大户。
 
    沾上“毒癣”
 
    然而自从2000年11月份与营口化纤厂合作发煤后,李宏伟一家的厄运也就开始了,不仅千万资产付之东流,还惹上了意想不到的官司。


说明: 辽宁银珠化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杜选
辽宁银珠化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杜选(图片来自网络)
 

     提起这话,那还得从2002年8月杜选当选为营口化纤厂董事长后说起,当地一位知情人向舆论网介绍说:杜选何许人也,在营口市人称外号为“毒癣”,据了解他本人文化程度并不怎么高,只是个初高中毕业生,为了进营口化纤厂当技术员,他花钱买了一个大连轻工学院的毕业证,并拜前任厂长王长厚为干爹,下跪获得了厂里报送到美国芝加哥进修的机会。两年后,便在美国取得了硕士学位,归国后摇身一变便成了营口化纤厂厂长了。
     他当上厂长后,并不是把心思放在守法经营上,他的经营之道就是零成本生产,到处赊购生产所需原材料,但经营宗旨是只借不还。
     若说当今社会,欠钱不还者比比皆是,但大多数人还能凭良心做事,可杜选为了欠账、躲账、逃账却不择手段,费尽心机,害得许多人倾家荡产,苦不堪言。
     杜选的经营之道采取以下几个手段:第一步引君入瓮,欲擒故纵。
 
     骗取煤炭
 
     据营口当地的一位知情者透露,过去杜选在厂里被称为是能人厂长,因为80%的原材料都是杜选一人赊购进来的,厂里没有投入一分钱,就拿李宏伟为例,从2002年8月至2002年10月仅两个月时间,李宏伟共为营口化纤厂送煤82352.18吨,垫付铁路运费2695823.89元,以及各项费用累计欠款已达7307652.46元,并借了26万元用于化纤厂职工开资。
     杜选的本事从以上数字就可窥见一斑,仅仅从一个李宏伟身上,杜选就“借走”了上千万元资金,而且是只借不还。
     试问他领导的这家无成本的化纤厂能不盈利么?
     其实刚开始时,李宏伟只给营口化纤厂发过几百吨煤,欠款也就十几万元,但杜选采取欲擒故纵的方法,致使李宏伟越陷越深,他曾对李宏伟说:“化纤厂是营口最大的国企,有市政府80%的股份,等到10月份采暖费拨付到位,可以先给你两千万元,这样的话去掉欠你的部分还款,剩下的就作为我们发煤的预付款,我们以后就可以建立一个长期的合作伙伴。你放心我们国企不会差你个人钱的,企业困难只是暂时的,现在企业有困难,你先帮垫付一下吧,没有煤化纤厂就得停产,一停产一周就得损失500多万元......”
     对杜选的话,李宏伟信以为真,所以煤越发越多,押款越压越多。但到了十月份到杜选要钱时,杜选便推三阻四。在此期间杜选还诚邀李宏伟到沈阳去见面,说他想当营口市副市长,省委组织部某副部长是他的哥们,他要去打点一下搞搞关系,让李宏伟给他送礼一百万元到沈阳,最好是换成美金。李宏伟由于手头吃紧,钱都给化纤厂发煤了,哪还有一百万那,无法,李宏伟只好找朋友东借西凑地给他送去了六千美元,这让杜选非常不满,于是在李宏伟要账的时候,他又曾提出,每付给李宏伟100万元的款项,就要给他两万美金的回扣,李宏伟见条件苛刻,便没有同意,这下便惹火了杜选,他对李宏伟说:“化纤厂现在已是明星企业,有钱就是不给你,有本事你就告去,公检法咱家有的是人,就连辽宁省政法委书记都是我铁哥们,你到哪告都没用,不信你就试试看。”
    至此彻底暴露出只赊账不还钱赖皮。有网络传媒可以证明,他在网络发表的自己所写的《芝加哥归来的创业者》自传中曾恬不知耻的提到:“由于当时企业欠购煤款两千七百多万元,企业电厂存煤为零,随时有停炉的危险,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企业的生产将陷入状态,所以他一边跑门路筹钱,一边跑煤矿做工作,终于达成采取半赊购的办法,解决了化纤厂的燃煤之急.......”真是美其名曰一分钱都没花只借不还哪里来的半赊购的方法,纯属沽名钓誉,自欺欺人。但无论别人怎么看,杜选成功了,无本企业盈利了,他被当选为营口市工商联副会长,优秀企业家和劳动模范。
    回头再看一下李宏伟,两年来为了给化纤厂送煤,弄了个血本无归,倾家荡产,为逃避债务现如今他只能远走他乡,在陌生的城市靠捡破烂维持生计,靠卖血来接济生活,这是多么具有讽刺意味的真实社会写照。
 
    落井下石
 
    杜选的第二步是推波助澜,落井下石,让讨债人用不见天日。
    就李宏伟的事情来讲,由于要钱不给,告状无门,2002年12月20日李宏伟在营口化纤厂讨债时,因无法见到厂长杜选,一时冲动便将化纤厂会计王爱萍和职工关子健用车拉回了阜新,把他们放在亲友家好吃好喝的招待他们,目的是让杜选和化纤厂引起重视,尽快想办法还给他一些钱,可是李宏伟夫妇钱没有等到,等到的却是警察。


说明: 李宏伟夫妇捡破烂
昔日的千万富翁李宏伟夫妇被杜选整的现在靠捡破烂度日
 

    2003年7月15日,营口中法以“非法拘禁”判其夫妇有期徒刑各3年,赔偿两名职工精神损失费各3万元,而此时李宏伟家中的孩子才刚刚5岁家中还有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即使按照法律的规定,李宏伟夫妻有一人取保候审,也不会危害社会,另外还可以照顾到家庭。之所以把李宏伟夫妻都整成主犯,知情人是这样对舆论网透露的:杜选用买通了营口市的部分公检法人员,把李宏伟夫妻二人就都被送进了监狱顶格判三年,可杜选觉得还不够劲,因为在李宏伟夫妇入狱期间,杜选在营口市成立了自己的煤炭经销站,把李宏伟这两年发的煤从化纤厂自己家的煤炭经销站,只有把李宏伟判的重一点,最好能让李宏伟夫妇终身在监狱度过,杜选才能达到永远霸占李宏伟财产的目的,为此,杜选下了血本,他私下运作又让检察院提起抗诉,抗诉称李宏伟夫妇犯有绑架罪等多种罪名,最少要判10年以上徒刑,也许是法院良心发现,最终还是判了李宏伟夫妇3年。
    对于杜选恩将仇报落井下石的做法,李宏伟感到非常不解,他向舆论网透露说,杜选在最困难的时候,还是我们给他发煤炭,才保证了他的正常生产,从而减少了他们五百多万元的损失,这个没人性的东西竟然恩将仇报。直到后来李宏伟才知道真相,原来杜选这样做就是让讨债人永不见天日,这样杜选就可以达到欠债不还的目的。

    金蝉脱壳
 
    杜选的第三步是金蝉脱壳,为躲债搞假破产。为逃债变为隐形人,虚设空门让讨债人要钱无门。
    2006年李宏伟出狱后,李宏伟在阜新市中级法院起诉营口化纤厂,索要欠款7307652.46元。
    2006年12月8日,阜新市中级法院判决,营口纤维厂偿付李宏伟3011279.09元。李宏伟没钱上诉,而营口化纤厂却上诉到省高法。
    2008年5月4日,辽宁省高级法院下判决维持原判。
    2008年5月22日,李宏伟于向阜新市中级法院申请执行,阜新市中级法院向营口化纤厂送达了执行通知书。
    2008年5月22日营口市中级法院便做出了营口化纤厂破产的裁定。
    2008年6月2日,阜新市中院以“营口化纤厂破产”为由,下达了“终结执行裁定”。
    法院的这环环相扣的举动,不得不让李宏伟觉得似乎被拉进了另一种漩涡。
    但经过李宏伟的多方查证发现,早在2004年,化纤厂2892名职工起诉化纤厂劳动争议一案,化纤厂工会主席钟涛作为职工代表人于2007年向营口中院申请执行,营口中院于2007年6月5日作出裁定,将化纤厂持有的营口营龙化学纤维有限公司(下称营龙公司)51%的股权作价248万元转让给银珠集团。在这次股权转让中,化纤厂51%股权的评估价值由2004年的负一亿元变成了2007年的负三千万元,而248万元是化纤厂与银珠集团的议定价格。但是化纤厂投资营龙公司时的出资额是969万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计算就是八千余万元。抛开股权评估价值不谈,无论是以248万元购买价值负三千万元的股权还是购买价值八千万的股权都是不合常理的。另外,虽然此时化纤厂的法定代表人已经由杜选变更为吕家惠,但是银珠集团和营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是杜选。
    杜选利用企业改制、巧立合同侵吞国有资产。2004年7月31日营口化学纤维厂与营口银珠化纺有限公司(现名:辽宁银珠化纺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银珠集团)订立了《资产交易合同》,由化纤厂出售总值71,149,399.19元的资产给银珠集团。名义上是由银珠集团承担安置化纤厂职工的费用,但实际上化纤厂的时任法定代表人与银珠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均是杜选一人,而且银珠集团的成立时间是2004年7月1日。也就是说《资产交易合同》双方公司的负责人是同一个人杜选,杜选的银珠集团仅仅成立一个月的时间就与杜选自己负责的国有企业化纤厂订立了上述国有资产交易合同。杜选利用其化纤厂法定代表人的职务,不用化纤厂的上述资产解决化纤厂职工的安置问题,却以自己的名义成立了银珠集团,又将化纤厂的国有资产转移给刚刚成立的银珠集团,导致化纤厂的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另外,化纤厂名下的国有资产的评估是否公开透明,部分土地及地上建筑物是否涉嫌评估价值过低,存在贱卖国有资产的情况。
    如果再考虑到杜选前营口化纤厂法定代表人的身份,那么这次股权转让就存在杜选操纵几家企业以不实价格转让国有公司的股权致使国有资产流失的可能性。
在这之后,杜选又与具有双重身份的钟涛勾结、欺骗法院虚假诉讼。而且作为化纤厂工会主席,也就是上述诉讼案件原告代表的钟涛早在2005年9月27日就成为了银珠集团的股东,实际出资56万,占银珠集团股权比例0.5%。而此案最终以银珠集团取得营龙公司51%的方式结案,也不得不让人怀疑该诉讼的真实性。
李宏伟的代理律师还在在营口工商局的档案查验,营口化纤厂2008年6月30日还进行了企业年检,之后每年都按时年检,状态也是存续至今。根据我国《破产法》的规定,宣告营口化纤厂破产后,既没有进行破产公告也没有选定管理人,更没有通知债权人登记债权,至今八年来破产程序丝毫没有进行。
    事情看似是消停了,可他的日子依然不好过,属于李宏伟的欠款依然没有踪影,债主们还依旧起诉着李宏伟。
 
    备受煎熬
 
    提起李宏伟这些年讨债的日子,他眼含热泪地说:这些年,天天面对的是一大堆要钱的人。有一位债主,李宏伟欠他30万元,他以请吃饭为由把李宏伟骗到一个小黑屋里,然后向李宏伟要钱却拿不出来,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打了个鼻青脸肿。
    甚至一个债主,在李宏伟的家附近埋伏,趁其不备,边喊边要砍他,头砍出了个大口子,要不是李宏伟躲得快,结果不堪设想。他用手捂着流血的头部往家跑。因为流血过多倒在了地上。家人吓坏了,急忙把李宏伟送到医院住了15天院,头部缝了6针。
    2010年10月24日,李宏伟尚未痊愈,便借车去找杜选要钱,没想到祸不单行,在路上因为心思过重,一个不注意出了车祸,李宏伟被撞的不省人事昏了过去。中午12点,李宏伟被送到县人民医院,因为没有钱交住院押金,亲友们东拼西凑,直到下午5点多钟李宏伟的家人拿着从亲友们借来的2万元交了住院费,这才把李宏伟抬进了手术室术。
    11月5日10点30,医生给李宏伟的伤口拆线,可是到了下午2点才发现伤口没有彻底愈合。伤口开裂了,肠子都漏到了外边,李宏伟被再次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后,医生对李宏伟说,二次手术用消炎药不起作用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白蛋白促进伤口快点愈合,不用的话伤口可能会长不上。
    听了医生的这番话,李宏伟愁容满面,因为欠债和车祸,早已家徒四壁,而今更是雪上加霜,为了活命,李宏伟就四处打电话求助,总算借到救命的钱,他又住了38天院刀口长上了,检回一条命。
    据悉,李宏伟的代理律师已经再次向阜新市中级法院提出执行,并要求上级法院督促撤销营口中级法院的违法裁定。希望有关部门对原营口化纤厂厂长,现辽宁银珠化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杜选的违法、违纪行为给予查处,铲除这个营口市这个的“毒癣”。
 
    对于这起案件,舆论网将会事态的发展进行跟踪报道。(文/一兵)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1分

内 容:

         通知管理员 验证码:

 
关于本站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中国舆论监督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1027352号
香港政府注册许可证号:34373914-004-03-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