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维权调查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热点追踪 | 深度报道 | 维权调查 | 司法腐败 | 法制播报 | 政经视点 | 大众视点 | 社会聚焦 | 天下奇观 | 网友之声 | 舆论大家谈 | 论文随笔 | 
本类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湖北一孕妇在武汉市儿童医院死亡调查
作者:王法明  来源:农村观察网  发布时间:2017-11-18 10:00:05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8月7日早晨6:38分,33岁的产妇吕小零在武汉市儿童医院顺产,生下爱女。丈夫舒智第一时间接到了妻子用手机发出的喜讯。不幸的是,6小时后,产房医生于当天上午12:35分宣布产妇吕小零死亡。更虐心的是,医院不让家属见死者的尸体,为此家属还被几十名医院保安暴打。


突如其来的噩耗,彻底改变了舒智。11月8日,记者在武汉见到了他。“这事,让他变傻了!”吕小零的姐姐说。

舒智,湖北省崇阳县人,身高约1.6米,面色苍白,说话声音很小。他向记者回忆并讲述了妻子吕小零从怀孕、入院到死亡的经过:

2016年9月,吕小零怀上第二胎。

今年1月16日,在武汉市儿童医院建档。期间,在该医院进行例常妇产检查。

8月4日,正式住院待产,医院每天都按时正常检查。

8月5日,医院在第一次打催产针

8月6日早上和下午又各打一次。

8月7日凌晨1点,羊水破裂,进入产房;6:38分,顺产一女婴。“当时,我媳妇吕小零还用手机向家人报喜。” 舒智说。

“30分钟后,也就是早上7点10分左右,医生突然通知我媳妇病危,正在抢救,急需输血。当时,我媳妇的亲姐姐十分焦急,说用她的血吧。医生以需要献血证为由拒绝了,并坚持从血库调血。

8:30左右,血液送到手术室,20分钟后,医生又告知,血液不吸收,十分危急。当时,一位参与抢救的医生在我们身边给别人妇产科主任宋晓婕打电话,电话的大致内容是,病人大出血,有可能羊水栓塞。接着听到这名参与抢救的医生与其他医生说,主任已经从其他医院调医生过来急救。

“12:35分,医院宣布我媳妇吕小零死亡” 。

 
吕小零母子健康档案
事发后,宋晓婕主任把舒智和吕小零姐姐请到产房里面的办公室安慰他们,并把手机号码给了吕小零姐姐。
当日中午约1点钟,舒智的哥哥和表哥赶到医院,问宋晓婕主任吕小零的尸体在哪里?“她居然说不知道,态度陡然变化。” 舒智说,“当时,我感觉到他们可能会转移尸体,于是我们一起赶到大门口,恰好,运尸车就在门口即将出去。我姐姐吕玲在医院门口对运尸车司机说:我的母亲已经快到了,她希望再看女儿最后一面,司机说理解。就在等待的过程中,突然从医院跑出几十名穿统一制服的保安,围攻我、哥哥和表哥三人,并拉住姐姐,运尸车迅速离开。”
“我被保安打懵了,我表哥也被打伤了,我们几乎绝望了”。
下午3:30分左右,我们赶到到医院,“他们提出私了,愿意赔偿一万元,还说是人道主义补偿” 。
舒智当场拒绝了医院提出的赔偿,此后,医院没有任何消息了,舒智就天天去医院找他们,在其强烈要求下,8月13日,医院同意委托武汉大学医学院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
8月25日,武汉大学医学院司法鉴定所给出鉴定结果:吕小零因产后大量出血,合并羊水栓塞及DIC死亡。
 
武汉市儿童抢运吕小零尸体
“事故鉴定后,医院再次和我的委托律师谈判,愿意赔偿十万元,这是医院最后的消息” 。
11月13日上午记者来到儿童医院,该医院市场宣传部王主任向医院领导汇报后告诉记者:“领导说还是走司法程序吧”。
事发至今已经三个多月过去了,此事毫无结果,吕小零的尸体还在殡仪馆静静地躺着。
责任编辑:赵军委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1分

内 容:

         通知管理员 验证码:

 
关于本站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中国舆论监督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1027352号
香港政府注册许可证号:34373914-004-03-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