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大众视点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热点追踪 | 深度报道 | 维权调查 | 司法腐败 | 法制播报 | 政经视点 | 大众视点 | 社会聚焦 | 天下奇观 | 网友之声 | 舆论大家谈 | 论文随笔 | 
本类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横下一条心,救活两条命 ——暨临泉县人民医院助产师陶锦工作纪实
作者:王法明  来源:中国环保资讯网  发布时间:2016-06-29 11:37:41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上面这句话,是被尊称为“万婴之母”、“中国医学圣母”的林巧稚对她工作最美丽的总结,是的,有什么比生命的更美好的呢?还有什么比初生的“婴儿”更有期盼呢?

    没有,也绝无仅有!也正是这种美好,这种希望,这种民族兴盛和繁衍的原动力,给从事助产行业的工作者带来压力和责任,“手托两命,分秒必争”这就是她们的工作格言。

    同时,这句话也是临泉县人民医院助产师陶锦的人生格言,她常说“手托两命,分秒必争”,后来产妇和家属又送她两句话“多苦多痛,平安就行”。

    前两句很好理解,“手托两命,分秒必争”既是陶锦工作的自我要求,也是她的人生格言。但是,后两句 “多苦多痛,平安就行”是有故事的。

     

    工作期间的陶锦

     

    2016年4月24日,对于在妇产科工作十六年的陶锦来说,如果不是因为产妇刘红敏在不能自控的前提下连续蹬踹正在为她助产的陶锦,也许她早就忘记了还曾经有那么一天。

      当天下午四点,陶锦所在的产房已经实施十四例助产手术,这对于临泉这样的人口大县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但是意外就出现在第十五例产妇刘红敏身上,当时,刘红敏出于母爱,坚持要求顺产,但是,随着生产的痛苦程度逐步加大,刘红敏的情绪波动很大,在胎儿头部已经露出的一刹那,也是生产最痛苦的一刹那,刘红敏突然说疼的受不了,坚持放弃顺产,强烈要求剖宫产。

    这是极其危险的时刻,一方面,在这个时间点上放弃生产,有可能出现因产妇气力不足导致婴儿无法出生;另一方面,即使手术,时间也来不及准备;更为重要的是,婴儿在产道时间超过8分钟,婴儿就会窒息死亡。

    8分钟!是什么概念?就是一颗烟的功夫,一杯咖啡的时间,就一条命!当时,陶锦和她的团队已经来不及商议,陶锦与同事赵明明相互对视了一下,领会彼此的决定——必须让生产顺利实施。就在陶锦正要再次助产的时候,突然,刘红敏不能自控,一顿狂踹,左一脚右一脚,而且不能自控的前提下,每一脚都是“脚脚致命”,对产妇来说,这一种发泄、也是一种摆脱痛苦一种方式。

    但是,恰恰刘红敏的每一脚都踹在陶锦的头颈部,一度把她踹倒在产床下,但是,身材本身就不高大的陶锦死死贴在刘红敏的产床上,双手托着胎儿的的头部,没有任何的躲闪,也不能有任何的躲闪,否则会给婴儿带来伤害。她说,“我内心深处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孩子平安的出生,保证母子平安”。

    “疼吗?”

    “当时没有感觉,也没有精力考虑自己!”

    “就像战士在战场上流血一样?”

    “也许是,反正,那个时候就是必须保证他们母子平安!”

    也许是刘红敏经过一顿狂踹,转移了她的疼痛感;也许是陶锦和她的同事拼搏的精神感染了上帝;也许是生产过程中产妇的疼痛感下降,总之6分钟后,婴儿顺利生产,母子平安,一切有归于平静!

    在喜报传出后,产妇家属的欢声笑语,才意味着刚才陶锦和她团队的努力,最终画上圆满的句号。

    本应该结束的故事,恰恰因为陶锦后来因“脑震荡”住院而延续。

    刘红敏推出产房后,陶锦开始感觉到头晕,恶心和颈部僵硬。她想,也许是劳累过度,或者一直保持一种姿势导致肌肉抽筋,因为像刘红敏这样的事情在产房并不罕见,甚至比这样更夸张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因此,她以为休息休息会好点,一直坚持到下班。到家后,情况更糟——头晕、目眩、呕吐、浑身无力、无法站立。毕竟在医院工作十几年,她感觉到,这已经不同于往日的劳累而形成不适,最后在家人的陪伴下再次来到到医院。通过诊断,居然是“头部外伤造成脑震荡,颈部脊髓损伤,必须立即住院”!

    “不住院行不?后天还有我的班呢?”陶锦吃惊得看着诊断结果,不由自主的问。

    “不住院?不是后天能不能上班,而是这辈子还能不能上班?看来你真是被踹糊涂了?”医生和她打起了哈哈。

     

    陶锦因此住院时的会诊单

    一想起这辈子还不能上班这大是大非的问题,陶锦无语了,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的她,想起“我除了能做这一行外,还能做什么呢?”;想起中学时自己立下的诺言“干一行,爱一行;爱一行,才能干好一行”;想起领导的信任、同事的帮助、产妇和家属殷切的期望、想起上班以来的幸福、快乐、艰辛和成长,竟然泪湿眼眶,她悄悄的转过脸,怕别人看见,也是怕看见别人!就在转身的那一瞬,吊针刺痛了她的手背,她突然发现,正在滴滴药液,正如生命的沙漏和屋檐下的雨滴——生命虽短,贵在坚持!

     

    工作期间的陶锦

    人,只有在危难之时,才开始审视生命,回望历史!其实,在我们回望历史之时,不由得发现,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就犹如雾霾一样,笼罩每一个人,逃不脱,挥不去!人们在混沌的世界里怒吼,挣扎,呐喊;当然也有抱怨和暴力!其中“医闹”,“医患矛盾”就是典型的例子。

    再以刘红敏这个案例来说,正是因为陶锦和她的同事精湛的技术和高尚的医德,才把“医患”转变成“医欢”,反之,如果,陶锦和她的同事因为刘红敏狂踹陶锦,拒绝顺产,而放弃手术,造成一死两命,那就激化了医患矛盾,甚至导致医闹,这种现象并不罕见!

    所以,培养像陶锦那样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医务工作者,是缓解医患矛盾的最主要,也是最直接的办法。

    当然,陶锦所做的贡献,大家都没有忘记,首先,医院的领导、科室主任、护士长和产科的同事们在得知陶锦因“脑震荡”住院,都去看望,并认定为工伤,且不追究产妇刘红敏的责任,这是给予陶锦莫大肯定和赞美;其次,刘红敏的家属也三番几次的到病房看望陶锦,表达歉意;更为感动的是,产妇刘红敏拖着疲惫的身体看望“恩人”陶锦,感激的泪流满面,临走时留下一句话:“多苦多痛,平安就行”。

     

    陶锦因此住院检查的单子

    故事,到这就结束了,通过这个故事,我们可以看到,困扰我们的“医患矛盾”完全是可以解决的,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必须坚持“横下一条心,救活两条命”的高尚医德,再加上党中央反腐倡廉力度和“两学一做”的深入,社会环境将逐步净化,解决医患矛盾的并不是遥遥无期。

    最后把中国妇产科鼻祖林巧稚的一句话送给已经返回工作岗位的临泉县人民院妇产科助产师陶锦和她的团队:我是一个大夫,大夫有大夫的道德,我怎么能见死不救、能治不治! 

     

    作者:王法明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1分

内 容:

         通知管理员 验证码:

 
关于本站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中国舆论监督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1027352号
香港政府注册许可证号:34373914-004-03-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