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舆论大家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 | 热点追踪 | 深度报道 | 维权调查 | 司法腐败 | 法制播报 | 政经视点 | 大众视点 | 社会聚焦 | 天下奇观 | 网友之声 | 舆论大家谈 | 论文随笔 | 
本类热门文章
相关文章
一把手腐败带坏一批干部 大多有包养情妇等问题
作者:佚名  来源:《瞭望》  发布时间:2014-11-09 08:51:59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反腐仍需紧盯“一把手”

一个地方或部门的“一把手”的喜好、作风、品德,对所在地和部门政治生态的影响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政治生态是一个地方政治生活现状以及政治发展环境的反映,是党风、政风、社会风气的综合体现。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日在全国多地采访调研,多位基层干部反映,一个地方或部门的“一把手”的喜好、作风、品德,对所在地和部门政治生态至关重要。

本刊记者了解到,一些地区、领域腐败案件高发的背后,“一把手”带头腐化堕落往往是关键性因素。受“一把手”影响,下属干部中易形成一种“追随心理”,导致本地或本行业内“颓腐风”盛行,窝串案频发,腐败面扩大,政治生态恶化。

受访专家、办案人员等认为,在加强对“一把手”选拔任用把关力度的同时,还应针对权力运行中易腐领域和环节,提高监督效能,赋予群众更多监督权,避免“一把手”权力失控。

“一把手”腐败带坏一批干部

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的“贪玩”在当地出了名。据办案人员透露,在2001年至2006年担任萍乡市委书记期间,陈安众把宾馆作为办公场所,成天花天酒地,莺歌燕舞。在陈安众的影响下,一些党员干部不琢磨事只琢磨人,把心思和精力放在迎来送往、吃喝玩乐上,把公款当成自己的存款,将个人花销打包到职务消费“筐”中,“特权开支”没了底线。

“一米八的个子、一百八十斤的体重、一斤八两的酒量、十八岁的姑娘。”关于陈安众四个“一八”的段子在萍乡广为流传。当地一些干部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由于陈安众作为“一把手”的“风向标”作用,一些羡慕他生活方式的干部主动模仿,就算心里不认同的干部也会被动迎合。

“‘玩风很盛’的干部作风就是那个时期带出来的。”萍乡市委一名知情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

领导干部不良嗜好的背后,大多隐藏着贪腐劣迹。今年5月,中央纪委对陈安众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检查。并通报:经查,陈安众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特定关系人收受巨额贿赂;收受礼金;道德败坏,腐化堕落。

与陈安众类似,曾主持湖南省交通厅全面工作多年的原党组书记陈明宪也被公认打牌、唱歌等娱乐活动样样喜欢。据了解,陈明宪案发前长期居住在华雅国际大酒店贵宾房。酒店老板李某在其庇护下,不仅承揽了高速公路的开发项目,还承包了数个服务区,并成为数条高速公路的建材供应商。办案人员透露,打牌是陈明宪在酒店内每天必玩的项目。一些老板为了拿项目,排着队拎着大量现金上酒店陪打牌,少则几万,多则数十万;陈明宪找一些下属谈事,有时也在牌桌上解决。被叫的部下大多心领神会,拎着钱上桌。陈明宪总是赢钱,洋洋得意地自命为“赌神”。至案发时,陈明宪光打牌就“赢”了一大笔钱。

“现有的‘一把手’体制下,‘一把手’廉洁能干,干部也必然能干,‘一把手’腐败,也必然带坏一批干部。”湖南省交通厅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刘志信说,陈明宪任党组书记期间,起到很坏的示范作用。按照“陈氏游戏规则”,湖南省交通系统内机关一度打牌豪赌成风,从领导到干部都打,领导跟干部打,干部不敢赢;干部跟施工队打,施工队不敢赢。

警惕上行下效腐败蔓延

在陈安众和陈明宪落马之后,二人曾经主政之地也成为腐败重灾区。继陈安众之后,萍乡市自2013年8月以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先后有市委秘书长张学民、萍乡市常务副市长孙家群、萍乡市政协主席晏德文、已退休的萍乡市政协原主席贺维林4名副厅级干部被查处。

今年8月中旬,《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研过程中采访时任萍乡市委书记陈卫民,对方还大谈反腐败和廉政建设工作。不料9月15日,江西省纪委即宣布,陈卫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而湖南省交通厅直系统目前因贪腐落马人员已达28人,其中厅级干部4人、处级干部17人,涉案金额最高的达1.8亿余元。

“一把手”带头堕落导致上行下效,腐败蔓延。“上级领导一级给一级‘打招呼’,要求帮助相关单位或个人中标,自己心里不平衡,也就产生了搞个标得点好处的想法。”单笔涉案金额就达上千万元的湖南原怀通高速公路项目经理佘小年说。

同样因受贿被查处的湖南原洞新高速公路项目公司经理吴六徕说:“这些年的腐败风气,即使自己认识到有些事情不能做,做了就是违法犯罪,但是看见别人做了,也就跟着慢慢做了。”

刘志信说,湖南交通系统涉案的副处级以上官员中,大部分存在生活奢靡、包养情妇等问题,并由此诱发违法犯罪行为,贪腐成为其维持奢靡生活的必备手段。

据办案人员透露,萍乡市落马的厅官中,已查实张学民、孙家群、晏德文均存在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的现象。

本刊记者在多省市调研发现,因“一把手”带头贪腐导致政治生态恶化甚至牵出涉案人员众多的腐败案屡见不鲜。

近日,安徽省宿州市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因受贿1900万余元财物被判处无期徒刑。经查,曾向毋保良送礼的人员多达近300名,公职人员占一半以上,最终导致其中80多名干部被免职,其中包括十几名县直单位领导和全县23个乡镇中的近20名党政“一把手”。

湖北省黄冈市纪检部门今年查办黄州火车站经济开发区党委书记李平安腐败案后,从开发区副书记、副主任到村支书20多人相继涉案被查办。

“政治生态一旦坏了,不正常的事情也就变成了正常。像逢年过节给领导送个几千万把块钱,自然也就成了‘规矩’;领导干部包养情人,也就成了‘时尚’。”因受贿558万元被判无期徒刑的湖北省随州市原政协主席樊建国说,有的地方“一把手”权力不受制约,如果不完善体制机制,全面强化对权力使用、人才选用等方面的监督,腐败现象就不可能绝迹。

关键还在约束“一把手”权力

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认为,“一把手”在地方政治生态中居核心影响地位,规则、风气、导向,是决定一个地方政治生态好坏的三要素。规则是维护良好政治生态的首要前提,有了规则制度不敢坚持,就像车没轨道,就乱了;一个地方风气不正,是政治生态不好的外在表现,如果放任不良风气持续存在,就会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导致政治生态恶化和腐败现象蔓延;导向就是风向标,党委书记在一个地方的政治生态中居于核心、主导地位,具有源头性、导向性、引领性作用。

“上梁不正下梁歪。”安徽省宿州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魏建华认为,“一把手”的话语权太大,对“一把手”的监督太难,造成官场很不正常的“人身依附”关系,外商投奔领导,下级站队上级,一切通过利益链接在一起。

湖南省长沙市纪委执法监察室主任秦跃平认为,要把“可变现的权力”交给市场,把“有弹性的权力”经由集体决策,把“一次性的权力”进行部门分权,把“垄断性的权力”引入外力监督,权力才有可能避免失控。

“必须改变‘一千个群众说我好,不如一个领导说我好’的现象。”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教授陈胜华认为,应通过完善对“一把手”的考核机制,充分反映群众的意志,促使他们对人民负责。

陈胜华认为,唯有监督才能规范权力,并形成良好的政治生态,当前针对“一把手”的监督形式很多,如党内监督、行政监督、法律监督、民主监督、舆论监督等,但监督机制效能不高。

因此,一方面要加强和改进巡视工作,把对“一把手”的巡视监督作为重点,提高发现和纠正问题的能力。同时,要强化相关制度的执行力。应该经常性开展对民主集中制、领导班子议事规则、“一把手五个不直接分管”等制度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真正形成“副职分管、正职监督、集体领导、民主决策”的权力制衡机制。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 [返回上一页] [打 印]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查看更多评论

分 值:100分 85分 70分 55分 40分 25分 10分 1分

内 容:

         通知管理员 验证码:

 
关于本站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中国舆论监督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1027352号
香港政府注册许可证号:34373914-004-03-13-5